沐岛成语故事网

汉代辞赋的兴盛

  《齐发》不仅奠定了典型汉代赋的基础,而且是词赋的一个特殊分支——“齐”体的创举。 据清代平步青统计,从梅城到唐代,可查的“七”体赋有四十多首; 唐代以后仍有仿制品,但出类拔萃的不多。

  西汉初期赋家主要活跃在南方诸侯国。 喜爱辞赋的武帝即位后,开始在中央朝廷招收文人。 随后的皇帝大多效仿他的做法,使《辞赋》在全国范围内更加广泛地传播。 我们前面已经提到,武帝时期也是汉服的鼎盛时期。 仅《汉书·艺文志》中记载的这一时期的赋就有400多篇。 汉赋最重要的代表作家司马相如也同时出现。

  司马相如(?—公元前118年),字长庆,成都(今属四川)蜀县人。 景帝年间,担任常侍习武。 因景帝不善写赋,无用,被罢官,投奔梁。 从梅城,行至梁孝王门下。 武帝读了他的《子胥赋》,大为欣赏,召见他,为武帝写了《上林赋》。 除了担任宫廷文仆外,司马相如还奉命前往西南安抚当地百姓。 晚年,因不满自己在朝堂的地位,常称病在家中。 《汉书·艺文志》中记载其诗29首,大部分未传世。

  现存有《子虚赋》、《上林赋》、《大人赋》、《长门赋》、《美人赋》、《艾尔什赋》。 其中,《长门颂》和《美颂》的真实性仍有争议。

  《子胥》​​和《上林》是司马相如的两部代表作。 通过贾谊、梅乘、司马相如,典型的汉代大夫制度最终由这两位夫建立起来(也可以算是一个完整的)。 今后大赋的作者基本上都会模仿这两篇赋的风格,并在题材和语言上有所改变。

  两赋的内容也是在虚构的框架内以问答的形式展开的。 楚国使者子胥到了齐国,向齐国大臣吴攸先生夸耀楚国云梦泽的雄伟和楚王在此狩猎。 代表皇帝驾崩,众人还摆出皇帝上林花园的富丽堂皇,皇帝游猎的宏伟,表明诸侯们是不能与皇帝相比的。 然后“曲终有雅”,又说了一些应该提倡节俭的道德教训。

  司马相如早年从梅城出游,他的两赋明显继承了《祈发》,但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赋中的人物被命名为“子虚”、“无忧先生”、“死即公”,明确表明虚构的名字,作品的虚构性质更加明显。 内容的发展,在《七发》中,是“吴轲”与“楚王”的对话,是层层递进的。 这种对话形式来源于兵家向君主陈述意见的文字,至今仍带有战国文化的痕迹; 在《子虚》和《上林》中,则成为三个人物的独白,一一对比、压倒。 并行的风格最终凸显了皇帝的崇高地位和绝对权威,完全是大一统时代的文化。 在“讽刺”部分,“奇法”作为道德立场,表达了“精要妙道”的“精神追求高于物质享受”,这是战国时期各家各派的学说,这也是战国文化的遗产; 在《子虚》和《上林》中,儒家思想成为唯一的统治意识形态,这也表现出了大一统时代的文化特征。 这些变化都体现了历史演变的结果,也因此成为后汉赋不可动摇的规范。

  第二赋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它的极度夸张,这也体现了时代精神。 汉武帝时代,物质财富迅速增加,帝国疆域显着扩大,统治者占有世界的野心和欲望也随之膨胀。 吉安批评汉武帝“内欲多而外仁义”(《史记·吉安列传》)。 司马相如的“劝百人讽一”诗也是如此。 一方面,符合儒家思想,获得“外在仁义”的道德立足点; 另一方面,它顺应了统治者膨胀的欲望,成为膨胀的文学。 《奇发》呈现了七个事件,2000多个字,规模空前; 《子虚》、《上林》用四千余字描述了游猎之事。 当然,不仅仅是狩猎场景,而是以此为中心,包括山、海、河、宫殿、森林、飞禽走兽、地产、音乐、歌舞、服饰、器物、骑射宴会等。 , 全部纳入。 似乎客观世界的一切都在作者的关注之下。 在这里,各种风景、事件统一为一个整体。 相比之下,《七毛》中的详细描述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作者用夸张的文字和华丽的修辞描绘了一个无限延伸的巨大空间,并将其中的各种事物一一对比,呈现出以往文学中从未见过的博大丰富的画面和宏伟的气势。

  毫无疑问,统治阶级的奢华生活在这里被夸大了,他们的物质享受被重新塑造成了精神享受。 但值得注意的是,作者以“覆宇宙、纵观人物”的巨大时空意识所作出的刻板而磅礴的描写,恰恰表明中华民族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代。 ,占领世界的骄傲和自豪,展现了那个时代的繁荣、强大和活力。 这里充满了令后人回首惊叹的汉代气息。

  在语言上,《子虚赋》和《上林赋》也表现出高度的修辞意识和修辞技巧。 本来,包括骚体赋在内的辞赋是各种文体中修辞最多的门类,但《子虚》和《上林》却将这一特点推向了极致。 司马相如是一位语言学家。 在这两篇赋中,他主动收集并列举了一些脱离日常生活的陌生而工整的词语。 简单的术语仍然存在。 它的形式不再是六字句的重复。 作为赋的传统句型,六言句点缀在赋的重要部分,其中数量最多的是四言句。 四言句与三言句、七言句混杂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只有成品才能拥有的工整繁复之美。 总而言之,无论是词汇还是句型,都消除了简单的元素,在文学的修辞效果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努力。

  这个特点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待。 一方面,修辞性很强的语言不一定是最成功的文学语言,生词太多必然会带来晦涩难懂、枯燥乏味的弊端; 另一方面,尽管存在这样的弊端,但作者的修辞努力不仅强化了文学作品作为艺术创作的鲜明特征,而且最终对文学技巧的发展和成熟起到了强有力的促进作用。

  《子虚赋》和《上林赋》的缺陷也非常明显。 总结前面提到的,主要有:夸张不实、文笔难、罗列过多、平淡。 后来的伟大诗歌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这样的缺陷,但所谓的缺陷和优点是密不可分的。 如果去掉这些缺陷,汉服的基本特征就不复存在了。

  除了《子虚赋》和《上林赋》之外,司马相如的其他诗作也颇具特色。 比如《艾尔尔赋》描写了旅途中的自然景象,怀念现在,怀念过去,为后来的旅行诗开了先河。 《大人赋》描写奇幻传奇的自然风光,继承了楚辞的传统,开创了不朽文学的先河。 《长门颂》虽然不能绝对是司马相如所写,但至少是当时宫廷文人圈的产物。 详细描写了皇后的孤独和悲伤,为后世“宫怨”文学开创了先例。 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作品。 而且,上述作品均属于传统骚体赋,显示了司马相如词赋的多种风格和多才多艺。

  在武帝的宫廷文人中,梅成的儿子梅皋(公元前156年—?)和东方朔(公元前154年—公元前93年)是两个机智滑稽的人才,他们的地位更接近宫廷小丑。 梅皋常随武帝出游,“感上级之事,常撰之”,而高则“循事而得其意”(《汉书》原传)。 他写得很快,数量也很大,但质量不高。 这是一种如今已经失传的“幽默剧”。 美高常常“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并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相当痛苦。 东方朔的命运与梅皋相似,但他的思想却远比梅皋深。 他向往战国这样的时代,能够凭借自己的才华脱颖而出,也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但最终只能在朝堂上扮演一个滑稽的角色。 他看到了自己命运的历史和当代原因。 《答客难》一文说:我虽有苏秦、张仪之才,但时势与战国不同。 汉武帝逐渐削弱诸侯国,实行完全的中央集权。 这使得那些可以作为宾客自由往来于诸侯国之间的士人完全受到专制君主的摆布。 在中央集权的专制体制下,文人的命运是“敬则为将,卑则为囚,抗则青云之上,镇压则为”。用之,则在深泉之下;用则为虎,不用则为鼠。” 这不能不让才华横溢的文人感到深深的痛苦和绝望。 唯一的出路就是适应这个时代,谋求微薄的生存。

  展开其余文本

  《应客》的出现表明,到西汉中期,战国余音已经完全消失。 在专制制度的统治下,文人不得不做出新的人生选择。 后来,武帝身边的文人大多都死不了,颜朱被杀,司马迁被折磨……事实完全证实了东方朔的预感。 “答客”的形式起源于战国诸子的反驳文章,并发展成为一种新的文体。 后来,从杨雄的《解摩》、班固的《桃宾戏》,到韩愈的《金雪解》、柳宗元的《气外大》,都模仿他的风格。 著名的作品很多,可见他的影响力之大。

  汉武帝时期文人因失去自由而产生的痛苦和哀伤,也体现在司马迁的《未遇悲儒赋》、董仲舒的《未遇儒生赋》等作品中。 ”。 这些作品都采用了骚父这种适合表达怨恨的体裁。 司马迁是杰出的历史学家,董仲舒是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 然而,他们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却又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东方朔同样的苦恼。 可见,这是西汉中期文人因政局和自身地位的变化而发生的变化。 就会产生一种共同的心态。

  武帝时期,除了中央朝廷之外,一些诸侯朝廷也保持着弘扬辞赋的传统,但其作用远不如西汉初期的诸侯朝廷重要。 其中最盛的是淮南王刘安(?——据前人记载,刘安本人有诗82首,他的官员有诗44首,数量相当可观。不过,现存的仅有这几首)王先生所著的《淮南萧山》《招隐士》完整可靠,是楚体名著,以召隐士出山为主题,语言清新流畅,具有优秀的文采。后来他写了两部不同的“招隐士”——赵隐士出山和招士归隐——产生了重大影响的文学作品。

  汉宣帝时期,词赋创作继续蓬勃发展。 宣帝仿效武帝,在朝中招收了许多文臣。 “幸宫堂常歌颂,上下赐帛”(《汉书·王褒传》)。 当时最著名的词赋作家是王褒。 王褒(生卒年不详),四川资源(今四川资阳)人。 《汉书·艺文志》中记载了他的诗词十六首,有《洞晓赋》、《九怀》、《甘泉宫颂》、《碧鸡颂》、《通月》、《负责任的胡子奴》、《词》等。等等,其中以《冬小芙》和《童月》较为出色。 《洞晓赋》是第一首专门描述乐器和音乐的诗。 它的首创者是王宝芝。 这与西汉中期乐府音乐的繁荣有关。 同时,也与宣太子(即元帝)喜欢东晓(《文选·三都》)有关。 赋《刘南林注:“汉元帝能吹孔笛”)。《洞晓赋》的素材深受《七发》第一段的影响,但王褒将其发展为完整的赋,无疑扩大了《洞晓赋》中描写的自然风景比《奇发》第一段中的类似描写更加主观和浪漫,所以《洞晓赋》虽然多用骚体句,但也夹杂着排句,这也是一个开始。此后,赋中的排句逐渐增多,就像散文中一样总之,这部赋各方面都颇具原创性,《童约》和《负责任的胡奴词》都是游戏文本,很可能是为了宫廷娱乐的需要而产生的,后来又发展出了蔡邕的游戏文本《清逸赋》和孔志贵的《北山逸文》。 同类中的第一个。 而且,从这两部作品中,我们还可以想象到梅皋和东方朔的“漫戏”赋的大致模样,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

上一篇上一篇:成语典故丨年轻的时候了

下一篇下一篇:断织劝学